听:"我们不一样"的高进又写一首《下雪哈尔滨》!

2019-04-17 14:04:17 来源:新晚报 评论:0 查看数:0
[摘要]上周末,一首关于哈尔滨的歌曲引发了一场 " 纷争 "!新歌《下雪哈尔滨》在爱奇艺的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中首次亮相," 道里中央大街,道外纷飞落叶 …… 索菲亚石板上,还有你的有我的脚印在燃烧 ……"歌词很文艺,民谣曲风中似乎还带着几分轻摇滚,有网友说像《北京北京》的感觉。

先闭上眼睛听一听

《下雪哈尔滨》

……

上周末,一首关于哈尔滨的歌曲引发了一场 " 纷争 "!新歌《下雪哈尔滨》在爱奇艺的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中首次亮相," 道里中央大街,道外纷飞落叶 …… 索菲亚石板上,还有你的有我的脚印在燃烧 ……"歌词很文艺,民谣曲风中似乎还带着几分轻摇滚,有网友说像《北京北京》的感觉。

但这首歌在 101 位评审里的专业人士眼中成了全场 " 槽点 ",被乐评人抨击:" 不高级,卖情怀。"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弹幕中几乎一边倒的支持声网友说 " 听哭了。"

甚至在微博引发了一场讨论:到底什么样的音乐才是 " 高级 " 的?歌曲该不该用是否 " 高级 " 来评判?

如此两极的口碑就像它的作者——唱作人高进这么多年来的 " 生存环境 ",虽然写出了《我们不一样》《我的好兄弟》《林中鸟》《清明上河图》等大批流量歌曲,作品播放量让很多顶级音乐人望尘莫及,可在专业人士看来,这种 " 听一遍能记住,听两遍就会唱 " 的旋律是 " 洗脑神曲 ",难登大雅之堂。

" 行业鄙视链 " 一直让高进处于歌红人不红的尴尬境地,在接受 ZAKER 哈尔滨记者独家专访时,他直言:" 非常委屈 "!


《我是唱作人》是一场在 8 位原创音乐人之间的较量,他们中既有说唱老炮热狗,也有流量担当王源,还有《中国好声音》冠军梁博这样的专业实力派。唱作人们要拿出 7 首自己写的新歌登台演唱,一对一 PK。首期节目中,黑龙江籍音乐人高进的这首《下雪哈尔滨》排名最末,让他成了 " 淘汰候选人 "。他说知道这歌 " 竞技性不强 ",还是任性地做了首发,因为 " 这是送给家乡哈尔滨的礼物。"

高进其实生在富锦,17 岁到哈尔滨打工,当时家里遇到变故,债台高筑,连姐姐上大学的学费都拿不出。他第一份工是在海城街的洗浴中心当服务员,还在通达街夜市摆过摊、在饭店干过水台,当过一年多的美发师,干遍了各种最底层的工作。1999 年,他在酒吧当服务员,每月工资 400 元,听说电视台的节目《星星擂台》每期有 2000 元的奖金,就跑去唱歌,竟然一连拿下四期擂主。几千块的 " 巨款 " 解了燃眉之急,也彻底改变了高进的人生方向,当歌手、签公司、发专辑,这一切都从哈尔滨开始,这个城市记录了他燃烧的青春,即使离开了也一直都说是 " 家 "。

喜欢高进的人说他的歌 " 很江湖 ",有兄弟情、有爱、有伤痛,歌词直白,旋律朗朗上口,那些像他一样经历过底层逆境搏杀的人,会很轻易地被击中。乔杉在《吐槽大会》吐槽朋友高进,说他的歌横扫东北KTV,是 " 东北哥们聚会必点曲目。"

上一次参加唱歌比赛已是 20 年前的事,如今的高进开了公司,约歌的人络绎不绝,一个身价不菲的音乐制作人为什么要选择重回台前,上台 PK?高进的回答特 " 有刚 ":" 不能就这么窝着,我希望大家能看到行业里有我这样的人存在。" 抖音等视频软件火了以后,高进写的《我们不一样》《清明上河图》等歌曲成了大热门,播放量几何式增长,他写给歌手大壮的那首《赌》还成了 " 抖友 " 玩变装秀的御用神曲,他俨然成了 " 抖音神曲之王 "。也许有人没听过高进的名字,但肯定听过他的旋律。但流量越大,似乎 " 鄙视链 " 就越重,《我是唱作人》的评审就对着镜头说他创作的歌 " 烂大街 "。

多年处于 " 消费你,却不认可你 " 的境遇,记者能感觉到高进心里的那口气:" 我是一个有责任心的音乐人,用音乐分享感受,承载情感。音乐人就像厨师,有人做川菜,有人做粤菜,有人做东北菜,凭什么做粤菜的就看不起做东北菜的呢?不公平!" 所以即使有淘汰的风险,他还是来了。他相信这节目能反映行业内的问题:" 必须有一个人来做这个群体的代表,把伤疤撕开让社会看到,相信自有公论。"

虽然来之前做了种种心理建设,录制开始高进还是发现自己想简单了。节目第一个环节是 8 位唱作人互投,听了小样之后给其他人排名,高进说:" 我一看就知道自己废了。" 对一个人的认知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互投环节排名第八,大众评审投票环节又以几票之差败给了特立独行的曾轶可,挑战失败。但他说:" 不怕,既然来了,就要拿出让所有人都惊讶的音乐,让你们听听!"

有意思的是,提到节目的 " 流量担当 "TFboys 的王源,他用了 " 同病相怜 " 这个词,王源与高进正好相反,人有流量,歌却没有。他跟高进抱怨:" 哥,无论我怎么努力,大家就是不听我的歌。" 甚至在台上对观众说:" 希望你们抛开偏见听我的音乐。" 可见当红艺人也无法逃脱 " 行业鄙视链 " 的束缚。

(高进一家三口上节目)

究竟该用什么标准去衡量音乐?歌曲该不该分为三六九等?这个争论不是一朝一夕会有结果的,但不能否认,老百姓对高进歌曲的喜爱。去年,高进把自己的巡回演唱会开到了哈尔滨,家乡人特别给力,开票一周全部售罄,是他巡演票房最好的一站。如今的高进常驻北京,有漂亮的老婆和可爱的女儿,女儿小高兴很像他,前不久还在北京国际时装周当童装模特,走秀气场全开。

(女儿高兴在北京国际时装周走秀)

即使现在把家人都接到了北京,高进还是每隔几个月就偷偷 " 潜伏 " 回来,吃吃扒肉、烧烤,见见哥们。他特别希望这首《下雪哈尔滨》能像赵雷的《成都》一样,成为城市的象征," 让外地人都知道哈尔滨最美的一面。" 他说。

(责任编辑:王帅琪)
分享:

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