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成:戏剧节奏把控体现导演功力

2018-11-08 08:11:08 来源:新华网 评论:0 查看数:0
[摘要]提起导演刘家成也许很多人都不太熟悉,但是说到最近正在热播的《正阳门下小女人》相信很多人都不会陌生。作为一部近期在荧屏“创业潮”中脱颖而出的京味剧,《正阳门下小女人》凭借着轻松幽默的风格、扎实精彩的剧情、温暖人心的情感表达成功吸引了观众的注意,自开播以来,收视一路领先,成为了“秋季档”剧集大战中的佼佼者。

新华网北京11月5日电(记者张淳)提起导演刘家成也许很多人都不太熟悉,但是说到最近正在热播的《正阳门下小女人》相信很多人都不会陌生。作为一部近期在荧屏“创业潮”中脱颖而出的京味剧,《正阳门下小女人》凭借着轻松幽默的风格、扎实精彩的剧情、温暖人心的情感表达成功吸引了观众的注意,自开播以来,收视一路领先,成为了“秋季档”剧集大战中的佼佼者。

刘家成在《正阳门下小女人》研讨会上发言

《正阳门下小女人》是刘家成导演继《傻春》《正阳门下》《情满四合院》后,又一部描写时代变革大背景下老北京人的故事。尽管执导京味剧早已是驾轻就熟,但刘家成对待创作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正因为出于对自身职业的责任感和敬畏感,他始终坚持认真拍摄完成“每一场戏每一个镜头”,“不管我们的戏多么火,我的做法仍然不会变,就算拍到不能拍了也还是会坚持自己拍戏。”

小酒馆的大世界

被剧本打动“食言”再拍京味剧

《正阳门下小女人》以前门胡同里的一个小酒馆为切入点,讲述了女主人公从1955年至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间,带领身边人创业致富、走向小康的故事。在刘家成看来,这部剧的环境设定很有新意,“小酒馆的设定让我瞬间想到了茶馆,它能将形形色色的人聚到一个特定的公共区域,这些不同类型的人物,共同面对各个历史节点发生的事件,因为不同的利益与诉求,会表现出不同的状态和做法,从而产生戏剧的张力和冲突,这是导演特别喜欢的,因为能展现很多东西,能装进去各种各样的故事。”

曾经因为“事不过三”的原则,刘家成一开始拒绝了该剧的邀请,他不希望把自己固定在同一个题材类型中,更不希望等到被观众抛弃了再收手,“《铁齿铜牙纪晓岚》我拍了1、2、3,到第四部我坚决不接了。这个(《正阳门下小女人》)也是。所以当时他们找我找了三四次,后来因为编剧王之理跟我太熟了,我们合作了很长时间,他把剧本给我一定让我看看,(结果)一看就看进去了,我看了三天,三天以后,我说咱们聊聊吧。”

接下《正阳门下小女人》后,刘家成开始寻找演员,他坦言,“当时特别担心,到底该找什么人来演,因为(徐慧真)这个角色是承前启后的,虽然年代跨度很大,但是情绪始终没有断,中间要是换演员,那观众就会很难接受了。”最终,刘家成敲定了蒋雯丽出演女主角,“她的形象前后都能兼顾到,我们俩沟通过对人物的理解,认为年龄不是障碍。”

无论是《铁齿铜牙纪晓岚》还是《正阳门下》,刘家成导演的作品中轻快幽默的语言都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如今的《正阳门下小女人》也不例外,对于这种风格的形成,身为北京人的刘家成表示:“这也是北京人天生的一种诙谐,有些事处理方法不一样,比较正规的事到他那能转一个弯换一个方向,很诙谐的自嘲的就把这事给解决了,能化解很多矛盾。”

当导演吃苦耐劳

拍戏做好功课才有底气

作为导演,刘家成一直以职业的责任和担当为己任,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起到引领向上的作用,并且他也可以骄傲地说:他的每部作品都做到了。

在业内,刘家成是出了名的坚持自己完成整部作品拍摄的“吃苦耐劳型”导演,他拍戏不挂名、不分组、不找人代拍,以至于连跟他合作的制片人都会问他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累?刘家成反问说:“累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在剧组拍戏时,刘家成是演员们遇到的最难请出来吃饭的导演,因为他觉得“每天时间都不够用,拍摄就得十几个小时,回到房间还有那么多事在等着,我永远都要为明天做功课,不做功课连底气都没有,”说到这,他也会自我调侃,“我就是这种苦命的人”。付出自然会有回报,刘家成的坚持最终让作品体现出他所独具的真情实感,“如果亲力亲为都做不到,怎么能有真实的表达?你让别人代表你表达,那意思完全不一样,只能是完成而已。”

入行多年,刘家成创作了一系列的成功作品,《铁齿铜牙纪晓岚》、《高粱红了》、《高地》、《我的二哥二嫂》等等,作品种类丰富多样,从不会固定在某种特定类型中,因为身为一个创作型导演,刘家成不希望被外在的要求束缚从而限制了想象与创造,“有时候现场拍着我突然就来了灵感,有的时候在现场还会有发挥,我知道我的戏要表达的风格是怎样的,要是完全按照程式化的东西永远出不了好的东西”。

删戏不手软

戏剧节奏把控体现导演功力

在创作上,刘家成对故事节奏的把控颇有心得,“把握戏剧节奏是导演特别重要的一个功力,但是又很难表达。它是在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每个人的节奏都不一样。所以说导演为什么要全身心投入,得靠你内在的一种把控。”经过这么多戏的磨练之后,刘家成已经越来越自信,“我觉得我的这种节奏的把控感觉和观众是同频道的。”

“拍完戏进入剪接阶段,我会特别狠,我不拿它当我拍的,也不会说当时拍得多么辛苦就舍不得。”刘家成还透露了一个秘密,在作品全部拍摄完成后,他不会公开一共拍了多少集的量,因为他会按照自己的要求,以成品标准寻找每一集故事的亮点,“如果这一集没有任何精彩点,那对不起,删,一定要让每一集都有亮点,即使有些戏作为局部看起来很精彩,但贯穿起来没有在故事主线上,那就算是多费劲拍出来的戏,都会删掉。”他会把自己当成观众,以客观的角度审视,好看就是好看,不好看就删。

一路走来,刘家成坦言他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打造出更高品质的剧集,他此前两次兼任作品的制片人,也都是为了让作品最终能取得最好的结果。在他看来,能称得上精品剧的剧集不但故事要精彩、人物要准确,而且“视角还要高,把观众的诉求准确地把握住。用真实再加上艺术性的转化,让观众相信我身边的人就是这样、我经历的事就这样,要在作品中给人以光明,让人们看到希望。”

(责任编辑:刘岩)
分享:

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