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2020】幸福写在笑脸上——昭觉县解放乡火普村脱贫攻坚侧记

2020-12-02 21:12:02 来源:中国台湾网 评论:0 查看数:0
[摘要]

中国台湾网12月2日昭觉讯 (记者 尹赛楠)“祖祖辈辈洒满汗水,我们终于种下希望。梦里千回我已看见你新装,仿佛已在神话之乡。”荡气回肠的词句里,流露出的,是热情好客的彝家儿女对于美好生活的殷切期望……

“山窝窝”里的火普村如今旧貌换新颜。(中国台湾网 尹赛楠 摄)


当温暖的阳光洒满大地,洁白的云朵在山间飘过,“决胜2020”看四川网络主题活动采访团再度吹响集结的号角,这一站,我们来到了位于大凉山腹地的昭觉县解放乡火普村,这里,曾是脱贫攻坚的前沿阵地,如今,却满载着文明与希望,向着幸福的康庄大道不断加速远航!


1日清晨,采访团乘坐的大巴沿着307省道向大凉山驶去。60公里的盘山路,坡陡弯急,车行近2个小时。由村口驶入,由彝语和汉语共同写成的“火普村”三个大字显得格外醒目。


“‘火普’在彝语中的意思是‘山峰之巅’,因为这里的平均海拔高达2700米。”火普村现任驻村第一书记曾远旭告诉记者,尽管如此,当地村民多年来的生活却和周边贫困村一样,仅仅在“低谷”中艰难维持。


步入火普村,连片房屋依山而建,白墙灰瓦,错落有致。村民吉地尔子家的厨房里,还悬挂着晒好的腊肉和香肠。就在几天前,彝历新年刚刚过去,这片大凉山彝区深处的村子里依然洋溢着浓厚的节日氛围。


“今年过节,家里宰了两头猪!”看到围拢过来的记者们,吉地尔子兴奋地说,这样的情景,之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火普村村民吉地尔子谈起现在的好日子,脸上的笑容里写满了幸福。(中国台湾网 尹赛楠 摄)


地处四川省西南部的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和四川省民族类别、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地区。由于自然条件差和发展相对不足,全州17个县市中的11个均为深度贫困县,而位于大凉山深处的昭觉县,也是四川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和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截至2019年底,昭觉县仍有55个贫困村、3.3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其中,昭觉县火普村于2014年识别建档立卡贫困户为79户243人,贫困发生率34.8%,是属于典型的高寒山区极度贫困村。


“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这是2016年以前火普村的真实写照。”原驻村第一书记马天告诉记者,这里地势高、石头多,老百姓出门就要爬坡,“记得2015年刚到这里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我颇为震惊,老百姓住的是摇摇欲坠的土坯房,昏暗的房间里几乎照不进一缕阳光,人畜混居的情况屡见不鲜,卫生条件只能用‘极差’来形容。看到这些,仿佛让我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回忆当时的情景,马天仍然历历在目。“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我当时的心境,真的是‘束手无策’。”


“面对这么困难的情况,有没有一瞬间想过放弃?”听到记者的问题,马天笑着点了点头。“当时我家里的条件也很复杂,68岁的老父亲身患癌症,两个孩子,大的三岁,小的只有一岁半,爱人是临县的一名乡干部,同样在做脱贫工作,一个月难得见上几回,家里的大事小情,基本都是两位老人在照看。”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马天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如果大家都不干,那老百姓的日子要怎么办?”看到马天眼神中流露出的坚定,记者不禁在心里为他暗暗点赞。

吉地尔子家的厨房里,挂满了晒好的腊肉和香肠。(中国台湾网 尹赛楠 摄)


正所谓,扶贫先扶智,扶贫必扶智。一个多月的走访下来,马天发现了村里的许多陋习。“厚葬薄养、高价彩礼、不讲卫生……为了逐步破除这些陈规陋习,我们探索成立‘道德银行’,修订村规民约。将‘援建资金’变‘奖金’、‘慰问品’变‘奖品’,通过道德积分激发群众内生动力,引导形成良好风气。”说到这里,马天回忆起他到村后遇到的第一场丧事。


“当时村里的一家贫苦户拉马有惹母亲病逝,受传统观念束缚、害怕邻居的议论,尽管家境贫寒,但在操办丧事时,仍决定要杀20头牛。“得知此事后,马天带领村干部上门做他的思想工作。尽管如此,但这户人家依旧没有松口的意思。后来马天请来了村里的德古(彝族德高望重的调解员),从早上9点说到晚上11点,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后来这家人依照村规标准办了丧事,不但没有铺张浪费,还赢得了村民们的一致认可。”而像这样的案例,在马天驻村的五年时间里,不胜枚举。


2016年,火普村率先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截至目前,全村共建贫困户安全住房79套,其中易地扶贫搬迁41套,已入住79套,拆旧复垦79套。而在搬迁安置的同时,火普村结合本地种养传统,发挥绿色生态优势,引入良种良法,改革生态组织方式,成立“涪火生态种养专业合作社”。2017年建设30个牛圈共900平方米,利用帮扶资金购买20头基础母牛,由20户贫困户领养,共卖出小牛6.24万元;建设集体经济大棚24.43亩,土地流转17户,采取“村集体+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和“菌菜轮种”(羊肚菌和高山蔬菜)的种植模式,累计获利39.4万元。2020年,棚内还试种了香菇和灵芝并获得成功。

火普村现任驻村第一书记曾远旭介绍村内现况。(中国台湾网 尹赛楠 摄)


除此之外,在驻村工作队与当地村支两委的引导下,火普村民克服“不懂汉语”的心理障碍,开始到外地务工。“对于外出务工的村民,我们每年都会给大家报销一次往返差旅费,力求通过一个人,带动多个人。”马天告诉记者,截至目前,火普村外出务工人数达138人,其中贫困户42人,务工工种主要包括电子厂、电杆线路、驾驶、建筑。


“以前靠种地为生的我,现在成了村里的水管管理员,一年有六千元的工资补贴,算上土地流转费用,家里仅我一人的收入就超过一万元。”说到这里,吉地尔子的脸上满是笑意。


今年5月,马天结束了自己五年的驻村工作,回到了西昌市。听到了这个消息,当地百姓纷纷“请愿”,希望他们眼中这位“最好的书记”能够再留一年。“来到火普村五年,这里已经成了我第二个家,记得回去不到一个月,十几个村民就自发坐车来到西昌看我,当时真的很感动。”说到这里,马天的眼眶微微泛红。

火普村原驻村第一书记马天向记者讲述驻村经历。(中国台湾网 尹赛楠 摄)


生活中,对于幸福的定义,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答案。


吉地尔子的幸福,也许是过年杀猪时的喜悦感;


马天的幸福,也许是让贫困村民过上好日子的成就感。


而在昭觉,还有更多脱贫致富后的幸福笑脸等待着我们去挖掘,这里,只是通往幸福的第一站……(完)

(责任编辑:王帅琪)
分享:

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