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特种兵到戒毒警察 广东戒毒中的战狼故事

2018-08-01 13:08:01 来源:南方网 评论:0 查看数:0
[摘要]“我们是英勇的特种兵,英勇的特种兵。猛如虎,矫如鹰。立壮志,练硬功。保祖国,卫和平,翻江倒海倒海显神通……”一首《特种兵之歌》,唱得广东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九位民警热血沸腾。

南方网讯(记者 彭志强、汤云佩、严文玮 通讯员 陈扬帆)“我们是英勇的特种兵,英勇的特种兵。猛如虎,矫如鹰。立壮志,练硬功。保祖国,卫和平,翻江倒海倒海显神通……”一首《特种兵之歌》,唱得广东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九位民警热血沸腾。二十多年前,他们共同服役于广州军区特种大队南国利剑——这支中国组建最早的特种部队,堪称“战狼”鼻祖。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奋战在与毒魔抗争的战场上,成为戒毒所中当之无愧的“战狼”。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1年周年之际,恰逢广州军区特种大队成立30周年,这九位并肩作战近三十年的战友忆及往昔,心潮澎湃。

登天入海 战狼风采摄四方

1991年1月,成立不久的广州军区特种大队南国利剑在军中招募士兵,陈荣、俞雄伟、张文忠、曾贤忠、费文锋、江泽宏、魏起球、梁奕和庞德有等九名新兵因综合素质优异,顺利入选。

在特种大队度过军中的第一个春节时,不少新兵留下了泪水。时至今日,同一批进去的九人谈起当时的泪水,有些不好意思:“训练太苦,过年这种团圆的时刻,又想家,忍不住就哭了。”

在部队期间进行跳伞训练

组建于1988年广州军区特种大队是中国第一支特种作战部队,被称为“南国利剑”,平时主要担负战备执勤、教育训练、协助地方抢险救灾、反恐维稳等任务,要求官兵在超常的严酷环境下,完成高难度、高强度、高风险的训练任务。

在部队训练的费文锋

费文锋今年47岁,步入特种大队时,仅有19岁,回忆起当时的训练,记忆犹新:“我觉得最辛苦最残忍的是海上武装泅渡,早上起来,牛奶鸡蛋吃到饱,负重至少8公斤,然后把所有人拉到海中央,丢下去,再自己游回来,到最后旱鸭子都能游上十几公里。”据了解,这项训练特别磨炼士兵的体能和意志,需要与孤独、炎热、饥渴、体力抗争。

在部队进行训练

九人中有作战连队、技术侦查、通信兵、卫生员……虽然岗位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作为特种兵,他们登天入海,神出鬼没,装备的侦察器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虽然训练严苛,但年轻的士兵卯着一股劲,勇往直前。陈荣、俞雄伟是大队里的优秀班长、庞德有是队里的训练尖子,费文锋是尖刀班班长,参加军中的散打对抗赛和军事科目比赛,魏起球连续两年获得第一……九人都成了特种部队中的佼佼者。

退伍留念

四年的特种兵生涯,将稚嫩的少年磨炼成了国家最坚实的后盾。1994年底,广东司法系统到特种大队招考干部。作为优秀班长的陈荣等九人通过部队推荐、军事考核、文化考核,从同期退役的一百多人中脱颖而出,被分配至时为劳教戒毒所的广东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在这里,开启了他们另一段与众不同的“特种兵”生涯。

转变战场 一身铁胆献戒毒

军人和警察都是陈荣等人的理想职业,脱下戎装,又能换上警服,九位年轻人既激动又兴奋。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既是军人的天职,也是警察的使命,他们期待着在岗位上履职尽责、发光发热。

在三水戒毒所参加岗前培训时,面对偏僻荒凉的农场,曾经梦想成为冲在第一线的九人产生了些许心理落差。

“我练就了一身本事,当时想的就是冲在第一线,发挥特长,当刑警与犯罪分子面对面。”俞雄伟感慨的说道。当兵曾是俞雄伟父亲的梦想,但是因为其父为独生子,不符合征兵规定,无奈梦碎。男儿的热血也传递给了俞雄伟与其弟弟,兄弟二人于1991年、1993年相继入伍。

1995年7月30日,结束为期半年的培训,陈荣和战友们正式走上工作岗位,第二天便迎来该所第一批戒毒人员150人。经历过特种部队的磨炼,他们养成了极强的适应能力,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俞雄伟在工作中

随着对戒毒工作的深入认识,九人很快抛下顾虑,因为他们依然奋斗在“第一线”。戒毒民警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助戒毒人员战胜毒瘾,重返社会。这个战场不需上天入地,也没有枪林弹雨,但与毒魔的抗争同样困难重重,打败这个看不见却又无处不在的敌人,除了智慧与耐心,更需要特种兵“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精神。

建所初期有些戒毒人员不服管,偶尔还会有斗殴的现象发生。这个时候,特种兵经历下锻炼出的胆量和震慑力成为极大的优势。

在监控应急指挥中心检查工作的陈荣

“戒毒所也是半军事化管理,我们每天都要直接面对戒毒人员,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刺头。曾经作为特种兵的经历,让我们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充满震慑力。”陈荣说道。

“有一次几个戒毒人员下楼集合的时候,因为碰撞了一下,言语有些过激,转眼就打了起来,场面非常混乱。当时,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头脑清醒。”俞雄伟回忆道:“我的声音特别洪亮,大喊让他们蹲下,很多戒毒人员条件反射的就蹲了下去。然后迅速把人分开,控制住场面。”

头几年所里警力少、工作强度大,有一段时间由于搭档的两位民警轮流休假,魏起球连续工作了一个月,没有休息一天:“投入工作就不知道累,有时值完夜班继续上白班,上午七八点下班,刷个牙洗个脸又回到岗位上,从没有过怨言。”

1996年,省一戒被评为全国首批部级现代化文明劳教所,当时全所仅有几十名民警,从特种部队退役的这九位年轻人是其中的重要力量。

战狼柔情 劳心劳力助转变

刚毅只是军人的一部分,在戒毒所的工作中,这群曾经的特种兵也不乏温情。

戒毒民警们常说,对待戒毒人员,要“像父母对待孩子、医生对待病人、老师对待学生”,庞德有对此深有体会,他将多年的经验总结为八个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庞德有向医生了解戒毒人员健康状况

在部队学会的包容使庞德有对工作有着更深的认识:“戒毒人员对社会、身边人缺乏信任,要以交朋友的态度接近他们,只要对他们真心关怀,他们也会做出改变。我的工作就像‘心灵医生’,捕捉戒毒人员的内心世界,打开他们心灵深处的那扇门。”

不少戒毒人员生活习惯不良、思想顽固,遇到反复做工作却不见效果的戒毒人员,陈荣等人也曾感到困惑,怀疑自我。曾贤忠便试着调整工作方式,他要求自己更加细心地观察细节、摸清规律,用更为平和的心态面对戒毒人员,寻找解决方案。

检查戒毒人员队列情况的曾贤忠

2008年,曾贤忠分管的大队收治了一名存在严重心理问题的戒毒人员,他牵头成立攻关小组,组织所内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对这名戒毒人员进行疏导和治疗。经过数月的努力,这名戒毒人员终于走出孤僻,能够正常与人交流、正常生活。更令曾贤忠感到高兴的是,在出所后五年的回访中,这名戒毒人员从未复吸,并获得家庭关怀,渐渐树立自信。

戒毒人员成功戒瘾,能被家庭和社会重新接纳,是戒毒民警最为欣慰的事情。俞雄伟管理过的一位戒毒人员出所后不仅成功戒除了毒瘾,已经成家立业,在深圳、中山开办了服装厂。2015年,俞雄伟参加了他的分厂开业典礼,这位成功戒毒的厂长跪在俞雄伟面前,感激至极:“您就是我再生父母,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

工作中的费文锋

随着工作的深入,陈荣等九人担负的责任也越来越重,他们表示,很幸运和战友们一直并肩作战,在戒毒所的发展历程中,在各个岗位都挥洒过汗水,取得过成绩,也碰到过挫折。但戒毒人员的一个改变、一句感谢、一次成功,总能给予他们对抗压力的不竭动力。

军人本色 时刻准备听召唤

虽然退伍多年,但陈荣等人仍在日常的工作中延续着部队的光荣传统和军人的优良作风。

身体素质依然优秀的魏起球

目前负责警戒护卫工作的魏起球依然保持着特种兵的职业素质:“平时上班看起来没什么,其实我们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一有异动就得迅速到达现场。”

一次,司法厅领导视察工作,为考察所内的应急处置速度,临时起意故意触发了场所围墙的报警装置。当时正是下午六点的晚饭时间,警卫力量较为薄弱,当班的魏起球立即拿起对讲机、电棍、手铐等装备,不到一分钟就赶到了五百米外的报警现场,比相关工作规范要求的五分钟快了四倍。

魏起球说,别看自己年纪大了,但“只要参战,一样是战斗英雄”。二十多年来他坚持定期运动,加强自我锻炼,近两年参加警界比赛,仍是样样全能,多次获得先进称号。

离开部队参加工作,庞德有则看到了自己文化的短板,但“理论欠缺不等于工作差”,他将在军中养成的学习习惯带到了岗位上,在工作中学习、总结经验,坚持二十多年如一日地做工作笔记,积累了丰富的一手资料。业余时间,他争分夺秒读书学习,先后修完了经济管理、法律、行政管理等专业课程。

穿上警服正衣冠的陈荣

陈荣谨记中央对军队建设的要求:“当年的要求有十六字,‘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现在习主席提出了新的强军口号,‘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这也是我安身立命、为人处世的动力和基础。”

陈荣、俞雄伟、张文忠、曾贤忠、费文锋、江泽宏、魏起球、梁奕和庞德有合影

从军四年,从事戒毒工作二十三年,陈荣、俞雄伟、张文忠、曾贤忠、费文锋、江泽宏、魏起球、梁奕和庞德有从未后悔过,他们实现了把青春献给国家的理想,也将继续为国家燃烧生命。而他们的故事,仅仅是广东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内多名转业、复员、退伍军人的一个缩影。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生命之林的复绿离不开每一位民警的汗水浇灌,更离不开全体民警的团结协作!

(责任编辑:许永廷)
分享:

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

    我是中国军人

    08月01日 14:08

    评论(0

    【央视快评】阔步迈向世界一流军队

    08月01日 13:08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