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头条丨丹麦全国“杀貂”!祸起何时?

2020-11-08 21:11:08 来源:央视网 评论:0 查看数:0
[摘要]

11月4日,正在隔离中的丹麦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在线上发布“杀貂令”,要求杀死丹麦养殖场所有的水貂,这个数量大概是1500万至1700万。


消息一出,全世界都震惊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到“全国杀光”这么严重?

△11月4日丹麦首相线上发布会


印象中的丹麦


我们印象中的丹麦是一个充满温度的国家。

此前,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在议会中发言,政府拟花约1159万元人民币买下丹麦最后的四头马戏团大象,为其养老。同时还要买下大象的好朋友,一只叫阿力的骆驼。

△大象和它的骆驼朋友阿力


另一面的决绝丹麦


而另一方面,丹麦是世界上最大的貂皮出口国之一。2019年,丹麦貂皮出口价值约51.6亿人民币,貂皮是丹麦的第四大出口农产品。可以想象,如此规模的水貂养殖,取皮制衣,丹麦当然会是世界各大动物福利组织常年的斗争对象。


而这次疫情之下,丹麦要在11月16日前用二氧化碳安乐死掉所有水貂,数量之大导致焚化炉都没有足够的处理能力,尸体将采取填埋的方式处理。


其出手之“狠”,让人吃惊。

要知道这并非欧洲国家水貂养殖场第一次暴发疫情。


6月份,荷兰的水貂养殖场暴发新冠肺炎疫情,数万只水貂被扑杀。7月份,西班牙阿拉贡的一个农场发现病例,10万只水貂被扑杀。


但这些国家可都没有做到丹麦这么“决绝”。何况这次史上最大的捕杀计划可能给丹麦整个产业链带来“灭顶之灾”。

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事实是我们错过的?


看完详细的时间线你会知道,所谓“狠与不狠”,取决于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现实。


时间线真相


6月17日


丹麦发现34只貂感染,这是首次在水貂养殖场检测到新冠病毒。农场里共11000只貂被杀死。


6月18日


第一例丹麦水貂养殖业人士确诊。

△总台记者当地时间6月18日发回的第一篇涉及水貂养殖场的报道


7月1日


丹麦发现第3家感染的水貂养殖场。超过50%的水貂都感染了,当时捕杀了约5000只水貂。


8月14日


丹麦出现第4家感染的水貂养殖场。但当时的防疫要求仅是,访客必须戴口罩,并事后淋浴、消毒衣服。


9月2日


丹麦出现第6家感染的水貂养殖场。


9月4日


丹麦血清研究所报告,在3个养殖场发现“貂变异病毒”由貂传人。这是里程碑式的发现。


9月18日


丹麦血清研究所和哥本哈根大学撰写了一份流行病学报告,认为这种变异病毒“有可能导致群体免疫力减弱”。并认为有证据表明,貂变异病毒已形成了人类传播感染链。


10月1日


丹麦血清研究所召开新闻发布会,认为当前水貂饲养员面临的感染风险高于医护人员。


丹麦政府承认之前采取的措施并不足够应对养殖场疫情,决定改变政策,捕杀所有感染的水貂。该政策涉及约100万只水貂、41个已感染和20个疑似感染养殖场。


10月12日


丹麦共有76个水貂养殖场被感染。政府建议水貂养殖人员每周接受一次检测,因为似乎水貂对新冠特别易感,养殖场可能会发展成“病毒工厂”。


10月13日


丹麦水貂养殖场中共有150多名人员确诊。


10月29日


丹麦媒体报道,疫情在养殖场以闪电般的速度传播,但传播路径并不清楚。哥本哈根大学正在研究海鸥,在一只海鸥身上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这一天,政府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并进一步限制10人以上集会。

11月3日


丹麦血清研究所发出风险评估,认为 “疫情期间继续进行水貂繁殖会给公共健康带来重大风险”,包括“影响疫苗有效性”,丹麦血清研究所的态度是“与其等待证据,最好立即行动”。


11月4日


首相发布全国“杀貂令”,因为“丹麦血清研究所从来自5个貂场的12位新冠患者的样本中发现,人类对变异病毒的抗体敏感性降低”,丹麦正面临“极为严重的局势”,“可能给整个世界的疫情带来毁灭性后果。”


“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人口负有很大的责任,但随着目前发现的变异,我们对世界其他地区也有更大的责任。”


此时,丹麦已有207个水貂养殖场感染。

丹麦的行动够不够快呢?看跟什么比了。


跟完美情形比,其实从9月4日发现貂传人,到11月4日下“杀貂令”也已经过去了2个月了。

△丹麦受感染养殖场所在区域


但可以肯定的是,丹麦这次杀貂是下了大决心了。封城,也是玩真的。


正经封城

△图片来源:丹麦广播电视台(DR) 红色为封城区域


这次封城一共涉及7个城市,关闭的不仅有餐厅、酒吧、文体设施,还包括学校,甚至市内和市间公共交通也停了。


这样的封城严格程度,可以说在欧洲都算少见的。封锁会持续到12月3日。


这也是今年疫情暴发以来,丹麦第一次封城。


为什么貂变异新冠病毒特别值得警惕?


丹麦血清研究所的专家考尔·莫尔巴克(Kåre Mølbak)说,病毒进入不同的生物系统,会导致不同类型的病毒突变。所以尽管新冠病毒之前已突变很多次,但是从动物传到人,就容易出现问题。

目前,丹麦已发现了5种不同的貂类变异新冠病毒,即cluster 1- cluster 5。初步研究表明,“cluster 1”变异还好,最让人担心的是“cluster 5”,它对抗体敏感性降低,也就是说可能影响疫苗效果。而“cluster 2”到“cluster 4”变异病毒会不会也“cluster 5”这样,至少还需要数周的时间去研究。

世卫组织11月6日表示,数月前就已注意到新冠病毒在水貂中传播,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玛丽亚·范·科霍夫说,丹麦水貂携带的新冠病毒出现的一些变异,可能会产生影响,但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世卫组织欧洲办事处主任汉斯在11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的最新表态是,“其他国家也发现了变异病毒,例如西班牙、荷兰、意大利和瑞典。但是,这与我们在丹麦看到的变异不同。”他说暂不清楚“cluster 5”变异病毒威胁的严重性,但认为谨慎好过于事后后悔。


目前变异的病毒样本仅来自于丹麦北部,丹麦已经开始对7个城市的28万人进行病毒检测,并把所有阳性样本与“cluster 5”进行比对。丹麦卫生部长说,暂无法肯定这种变异病毒是否已蔓延到该国的其他地区。

(责任编辑:王帅琪)
分享:

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0条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