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政饰演王文革 

搜狐娱乐讯(庄自修/文)《人民的名义》【观剧】正在搜狐视频热播,网络上关于这部剧的讨论非常非常多。《人民的名义》为什么会选择湖南卫视,反腐剧题材会不会因为该剧的火爆引发同行跟风,《人民的名义》会被超越吗?带着这样的疑问,搜狐娱乐专访了该剧的总监制、总发行人李学政。

值得一提的是,李学政在剧中还出演了大风厂工人王文革,角色虽小,但举足轻重,可以说正是因为王文革的一点火苗,引发了后续剧情的大反转。对于他的表演,网友评价:“表情到位,视死如归,随时能和你拼命。”

年轻观众成主要收视群体

《人民的名义》很难被超越

李学政剧照

搜狐娱乐:听说《人民的名义》在开拍时就已经找好播出平台了?

李学政:不是这样的。联系了几个电视台,湖南卫视意向尤为强烈。当然湖南台也有担心,怕审查过不去。我和高梅森老师坚定地说,审查过不去我们负责任,让他们吃了定心丸,他们才签订了购买合同。

搜狐娱乐:剧非常写实,会不会担心有人不开心?

李学政:现在警察就有人不开心嘛,但是你想想,这几年倒下的公安厅长也不少,重庆的文强、天津的武长顺、河北的张越等,是不是一个个例子?官商勾结是不是能从这些人身上找到原型?一线警察同志的埋怨我们可以理解。后面剧情显示,京州市检察院的检察长一把手也是腐败分子,京州法院的副院长也是腐败分子,公检法都有腐败分子,不能一有腐败分子就觉得这是影射自己、贬低自己,那是不对的。我们绝对不会贬低警察形象,中国的警察是英雄,我们不能因为一两个害群之马就贬低所有的群体。

搜狐娱乐:是否预料到剧会这么火?在你看来为什么年轻观众会如此喜欢?

李学政:这一点确实出乎我的意料,特别是,网上统计的19岁到29岁之间的观众达到54%,这一点是相当震惊的。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意外。因为真正关注现实的,就是年轻人,他们刚毕业、很年轻,承受的压力很大,他们更希望我们社会是公正、公平、和谐的。并不是说年轻人喜欢玄幻剧、青春偶像剧,而是我们没有好的现实剧,才逼迫他们去欣赏那些剧。

搜狐娱乐:大家都说《人民的名义》火了之后,此后这类题材会非常多,你怎么看?

李学政:我恰恰不这么认为,原因有两个:检察院面临着机构改革,面临着反贪局和组织局向检察委转移这么一个大的趋势,如果这类剧再反复地播,高检它就会有顾虑,我觉得这类的剧不可能太多,这是第一;第二,再多,它也不会超越《人民的名义》,就像当年的《甄嬛传》火了,后面很多类似的剧,包括《如懿传》再怎么卖钱,它的影响力也远远没有超过《甄嬛传》。模仿的东西永远是二类的,它不能超越,原创和创新永远是最高点。

搜狐娱乐:你觉得《人民的名义》对当下的影视创作有什么影响?

李学政:从《人民的名义》之后,我觉得会让很多的制片方得到启发、得到启示,就是如何平衡演技和小鲜肉之间的这种不太正常的现象。

选陆毅有考虑到颜值

抵制天价片酬从《人民的名义》开始

搜狐娱乐:观众把陆毅演技跟老戏骨们对比,质疑他,您怎么看?

李学政:我跟普通观众一样,正因为在这些老戏骨面前,陆毅的表演就显得很弱,跟不上他们,那这就是要求太高了。确实由于年龄、演技、阅历等问题,带来了这种压力,陆毅本人肯定也有,但总体来说他表演比一般的小鲜肉还是可以的,所以人跟人不能比嘛。

搜狐娱乐:选择陆毅是考虑到发行吗?

李学政:我们考虑到颜值,在发行上好一点,但最重要的是,陆毅本人对片酬各方面要求不高,很真诚,愿意在友情价里面再打折,这是让我们感动的地方,再说陆毅演技我们还是比较认可的。可以说陆毅是这个年龄的演员中,各方面都最合适这个角色的人选

搜狐娱乐:这个角色一开始考虑过别人吗?

李学政:也考虑过,比如孙红雷和陈建斌,但由于档期和其他问题没能谈成。

搜狐娱乐:一次性邀请这么多老戏骨,难度应该不小吧?

李学政:真的不大,由于本子非常好,绝大多数演员都是自动找上门来的,这是一种良性循环和恶性循环的问题。如果你的本子好、团队强大,自然会吸引好演员。就像春晚一样,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在乎片酬,还争破头往上拱呢?就是因为它的曝光率,有了曝光率,他就不会在金钱上计较。凡是强调片酬的我们一律不请,没得谈,我们抵制天价片酬,从《人民的名义》开始。

搜狐娱乐:作为监制挺忙的,怎么还会想着演一个角色?

李学政:导演谈融资的时候,他一眼就看上我了。说我面相比较苦情,长的又比较土,所以就觉得饰演这个工人比较合适,看到本子以后觉得这个角色比较出彩,所以就演了。

1  李学政饰演大风厂工人王文革

搜狐娱乐:王文革手举火把掉落的那一滴火苗可以说是全剧的关键,拉开了反腐的序幕,这段火场戏是真实拍摄的吗?

李学政:绝对是真的,倒的油都是真油。当时我们冒着很大的风险拍摄的,有消防队员在边上拿着水枪严阵以待。

搜狐娱乐:后期王文革烧伤,夏天浑身缠满绷带,应该很难受吧?

李学政:对啊,那一段戏拍的很难受,因为床后边放的枕头很薄,又是个铁床,硌的我很疼,但是必须得坚持,短暂的镜头拍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这场戏是我专门从北京跑过去拍摄的,就一场戏,耽误了很长时间,很多人都说找个替身也行,但导演坚决不同意。